主页 > 商务现实 >当年她嫌男友当个小厨师穷,抛弃他嫁给有钱人,十年后她离婚时在 >

当年她嫌男友当个小厨师穷,抛弃他嫁给有钱人,十年后她离婚时在

走出户政事务所,他请她到一家新开的酒店吃最后一顿团圆饭。

 

是的,他们离婚了。



当她站在酒店门口,看见「爱莉尔大酒店」那几个大字时,

 

心里咯噔一下,惊讶不已。

 

他问她是不是觉得这家店不好,她摇了摇头走进酒店。

 

他将菜谱递给她,她让他点。他随便点了几道菜,没有一道是她喜欢的。



她问一旁候着的服务员有什幺招牌菜。

服务员翻开菜单,指了指一份看起来并不起眼的「咖哩牛肉炒米粉」说:

 

「这是我们的招牌菜,50块钱,您可以试试。」



听完服务员报的菜单,他笑了,问服务员是不是在开玩笑,

 

才50块钱,怎可能是招牌菜?

 

服务员肯定地回答这就是酒店的招牌菜。

 

她点了两份,让他不解。

 

他问她为什幺点两份,她说:

 

「跟了你十年,直到现在,你仍不知道我喜欢什幺。

 

你总用钱去衡量一个人,衡量一件事物——我就喜欢这道菜,没有为什幺。」

 

当菜上齐时,她最先品嚐的是那道「咖哩牛肉炒米粉」,

 

吃着,吃着,忽然流下眼泪。

 

他给她递了一张纸巾,她接过纸巾跑到洗手间哭得稀里哗啦。

 

饭后,他叫服务员过来买单,服务员说免单。他很惊讶,问服务员为什幺。

 

服务员说酒店新开业,

 

凡是开业前三天在酒店消费两份「咖哩牛肉炒米粉」的女顾客都可以免单。

 

走出酒店时,她与他道了别,没有拥抱,没有祝福,

 

有的只是他一个转身后冷冷的背影。

 

她哭了,转身又走回酒店。

 

她来到酒店服务台,擦了擦眼泪,

 

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问服务员这家酒店老闆是谁,

 

服务员有些意外,从来没有人问过这样的问题。

 

她接着问:「是不是姓廖,叫廖亮?」服务员又摇了摇头。

 

她很失落,转身正準备走。这时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走了过来,是酒店经理。

 

十年了,她几乎认不出眼前的他就是廖亮,而他却一眼认出了她。

 

他笑着与她打招呼,说:「艾莉,好久不见,你还那幺漂亮。」

 

她激动得哭了:「嗯,你变了,都快认不出你了。」

 

在廖亮偌大的办公室,她与廖亮一同回忆了十年前那段遗失的美好。

 

原来,十年前他们就认识。

 

那会儿,他们都很年轻,才25岁。

 

他在一家酒店后厨做伙计,她在一家美甲店帮人美甲。

 

在那个单纯天真的年龄,他信誓旦旦地在她面前许下诺言,

 

说十年后要开一家自己的大饭店,就用她的名字做店名,

 

她乐了,说单用名字土,得改改,

 

就叫「爱莉尔大酒店」,加个「尔」字显得洋气。

 

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,他的眼睛也湿润了,

 

他说:「我记得,那会儿你特别爱吃咖哩牛肉炒米粉,

 

每次点一份都不够,还要加一份。现在还喜欢吃吗?」

 

她笑了:「吃,一直都喜欢,只是现在吃不到以前的味道。」

 

说到这儿,她的脸微微泛红,有些尴尬地问:

 

「这些你都记得,你...结婚了吗?」

 

十年前,他们曾有过一段锥心蚀骨的爱情。

 

然而,在爱情与麵包面前,最后她选择了麵包,嫁给了一个有钱人,

 

也就是刚与她一同走出户政事务所的那个人。



那时,他很伤心,但他并不恨她,他只是恨自己,恨自己无能。

 

正是因为她的离开,让他明白许多,让他更加努力。

 

十年来,他从一个伙计,慢慢爬上主厨的位置,然后自己创业,

 

开了一家小饭店,一点点爬到现在这个位置。

 

他点了点头说:「结了,你呢?」

 

她难过地说:「离了。」

接着,她又问:「这 个酒店的名字是你取的吗?她知道吗?会 不会介意?」

他微微一笑,说:「嗯,这是我和她一起创 办的,名字是我取的——

说来话巧,她与 你同名,也叫莉,我很爱她,她也觉得这 个名字好,洋气!

她知道我们的故事,她 不介意,因为她爱我,胜过我爱她!」

听完他的一席话,她的脸一下就红了。

这 时,他的电话突然响了。他接了电话,是 他妈打来的。

他把声音压得很低,轻轻对 着话筒说:「妈,我正在开会,你别给我介 绍了,我都这幺大了,自己的事自己会做 主。」

她看着他,一脸茫然,不知道给他打电话 的人是谁,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幺。她 猜,没準是他老婆……

文章来源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